[新聞] 特立獨行的歐洲國家-阿爾巴尼亞

阿爾巴尼亞南臨亞得里亞海,陸地毗鄰希臘與原南斯拉夫諸國,曾經是社會主義國家。

阿爾巴尼亞真的是個極其獨特的國家,不僅是咱們中國人熟悉的上世紀60、70世代比較特殊,而是在歐洲的歷史和現實裡始終非常特殊,特立獨行。

要說阿爾巴尼亞人的獨特之處,恐怕不能不了解一下阿爾巴尼亞這個民族的歷史。從阿爾巴尼亞地圖大家可以看出來,其實阿爾巴尼亞是位於塞爾維亞、黑山、保加利亞和希臘之間的一個國家。

雖然在這幾個在歷史上都比阿爾巴尼亞強大許多的國家之間,但阿爾巴尼亞的民族屬性卻和他們都不一樣。

阿爾巴尼亞人在歐洲是個歷史悠久的民族,他們的祖先叫伊利裡亞人,早在公元前6世紀就活躍在巴爾幹半島的西部地區了。

他們在早期曾經和希臘各城邦並駕齊驅,伊利裡亞女王特塔甚至曾經在地中海和羅馬帝國爭雄,但也因此招致了羅馬帝國的持續報復,最終在公元前27年被羅馬滅國。

但伊利裡亞人的獨特之處也在此時體現了出來,即他們雖然被羅馬吞併,卻並沒有完全羅馬化,而且仍然保持了自己一定的民族特性,正是這些特性使伊利裡亞人後來演變成了阿爾巴尼亞人。

羅馬帝國分裂之後,阿爾巴尼亞正好位於東西羅馬的分界線上,其北部歸屬了西羅馬,南部則歸屬了東羅馬。

後來在歐洲民族大遷移浪潮中,西羅馬帝國崩潰,同時有許多斯拉夫人從東歐大草原遷徙到了巴爾幹半島地區,這使得阿爾巴尼亞人在當地更顯得孤立。

 
但希臘人和羅馬人都沒法同化阿爾巴尼亞人,斯拉夫人自然更做不到。

在中世紀阿爾巴尼亞曾建立獨立的王國,也曾先後臣服於保加利亞、威尼斯和塞爾維亞,但這個小民族的獨特屬性卻始終得到了保持。

公元13世紀到14世紀的阿爾巴尼亞王國

這之後阿爾巴尼亞歷史的一個轉折點出現了,即被奧斯曼征服。

公元15世紀到16世紀奧斯曼帝國崛起之後,在巴爾幹地區佔領了大量領土,其中就包括阿爾巴尼亞。

但和其它多數被奧斯曼佔領的民族不同的是,原本和其它歐洲民族一樣信仰基督教的阿爾巴尼亞人在被奧斯曼吞併之後卻逐漸皈依了伊斯蘭教。

但如果了解了之前阿爾巴尼亞的生存環境,其實他們的這種選擇也不難理解。

 
因為阿爾巴尼亞長期生存在斯拉夫人和希臘人的包圍之中,維持其獨特民族身份其實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轉投伊斯蘭教則可以給其民族加上一道天然的防火牆,使其更加難以被周邊信仰基督教的民族同化。

在皈依伊斯蘭教之後,還使阿爾巴尼亞在南歐各個民族裡得到了土耳其人更多的信任,因此也為其贏得了相對於其它南歐民族明顯更高的地位,使其能夠在一定程度上翻身壓制住週邊斯拉夫民族。

而許多阿爾巴尼亞人在奧斯曼帝國都取得了很高的地位,比如在19世紀,一名阿爾巴尼亞人曾經做到了埃及總督的位子。

20世紀的阿爾巴尼亞

所以本來阿爾巴尼亞是沒想過從奧斯曼帝國獨立的。

但阿爾巴尼亞怎麼想其實真的沒那麼重要,因為它真的只是一個小國。在19世紀末,位於巴爾幹地區的其它幾個大民族,即塞爾維亞、黑山、希臘和保加利亞民族獨立運動勃發,先後獲得獨立。

而且他們獨立之後,還組成了聯軍,與奧斯曼帝國作戰,希望將其逐出巴爾幹地區。在1912年,巴爾幹聯軍擊敗了奧斯曼,佔領了阿爾巴尼亞地區。

 
但這時,在奧斯曼時期一直對獨立沒有興趣的阿爾巴尼亞人突然就要獨立了,他們在奧匈帝國的支持下在1912年11月28日宣布獨立。

但塞爾維亞好不容易才通過流血犧牲從奧斯曼手裡搶來了阿爾巴尼亞,當然也不會輕易接受,所以阿爾巴尼亞為了獨立,後來也做出一定讓步,同意有大量阿爾巴尼亞人居住的科索沃和馬其頓西北部仍然歸塞爾維亞所有,以此換得了其主體的獨立。

二戰時期的阿爾巴尼亞,當時德國人劃定的邊界也為1990年代的衝突埋下了伏筆

所以從這個行動來看,阿爾巴尼亞人對週邊的斯拉夫民族警惕性非常高,極其害怕自己被其吞併,進而使自己的民族被其同化。

就這樣到了二戰時期,義大利、希臘和德國在戰時都先後派兵佔領了阿爾巴尼亞一部,最終義大利投降之後,阿爾巴尼亞全境被德軍佔領。

 
在德軍佔領期間,還把當時同樣被其占領的塞爾維亞科索沃併入了阿爾巴尼亞,這其實也為後來的科索沃危機埋下了伏筆。

但德國對阿爾巴尼亞的控制也一直並不牢固,阿爾巴尼亞境內也一直存在不同派別的抵抗遊擊隊。

1944年,德軍在其它戰場形勢吃緊,在阿爾巴尼亞又不斷受到遊擊隊的騷擾攻擊,因此最終撤出了阿爾巴尼亞,霍查和謝胡領導的阿爾巴尼亞勞動黨遊擊隊最終解放了其全國,成為了執政黨。

因為阿爾巴尼亞和東歐其它國家不同,不是由蘇聯紅軍解放的,而是自己通過鬥爭使德國撤軍,所以其政權的獨立性要遠遠高於其它東歐國家。

雖然二戰後阿爾巴尼亞在其境內全面禁止了伊斯蘭教,但阿爾巴尼亞與其它蘇東集團的國家差異仍然比較大。

 
二戰後的阿爾巴尼亞領導人霍查

所以後來阿爾巴尼亞在1960到1970年代的選擇其實也並不意外了,除了當時具體的政治形勢之外,恐怕也還是跟阿爾巴尼亞對斯拉夫人本能的抗拒有一些關係。

無論是南斯拉夫還是蘇聯,阿爾巴尼亞都不願意與他們走得太近,因為一旦落入他們手中,阿爾巴尼亞這個民族就存在被其融合同化的風險,但和歐洲以外的國家結盟則不存在這個風險。

後來的歷史大家也都知道了,而最後他們完全變成孤家寡人其實也是對外部戒心極重這種心態發展到極致的必然結果了。

劇變之後

但還是剛才說過的,阿爾巴尼亞是一個小民族,在面對大時代的變化時,很多時候他們怎麼想其實並不重要。

所以最終在蘇東劇變的浪潮中,阿爾巴尼亞也在1991年發生劇變。

但劇變之後的阿爾巴尼亞卻進一步陷入混亂之中,整個國家出現了大量傳銷式的龐式騙局組織,這些組織拉人交會費入會,之後再通過會員拉新人,新人的會費給老人分紅。而這種行動竟然得到了劇變之後的新政府的支持。

1997年阿爾巴尼亞暴亂時的街景

當時整個阿爾巴尼亞都陷入了這種瘋狂之中,幾乎所有人都投身其中,到1997年龐氏騙局破滅,大量銀行破產,其全國金融體系崩潰,只有300萬人的阿爾巴尼亞總共損失了12億美元,平均每人損失400美元,這對本身就比較貧窮的阿爾巴尼亞來說無疑是毀滅性的。

結果阿爾巴尼亞多地發生武裝叛亂,甚至在後期演變成了內戰。

最後聯合國因為害怕阿爾巴尼亞內戰蔓延出其國境,在歐洲造成難民潮,所以在法國、西班牙、希臘、土耳其、羅馬尼亞、奧地利、丹麥等八國組織了7000人的聯軍開進阿爾巴尼亞,才最終終結了其內戰。

這場內戰總共造成了2000到3800名阿爾巴尼亞人死亡。同時在內戰混亂期間,大量軍隊的武器流入民間,許多進入塞爾維亞的科索沃地區,成為了「科索沃解放軍」的武器,這也間接促成了後來的科索沃危機。

1997年之後,阿爾巴尼亞經濟開始重建,並有了一定發展。

但目前該國的人均GDP仍然只有5200美元,在世界排名100以後,在歐洲排名倒數第三